????烧得旺旺的炉火,很快将大铁锅烧得冒烟。

????越女寒香将切成薄片的野猪肉丢进铁锅之中。

????肉片落入烧热的铁锅上,立马发出嗤嗤嗤的声响。

????越女寒香拿着木质的锅铲,在大铁锅里翻搅着。

????这种烹饪食物发出来的声响,慕容九已经一年不曾听过了,再听见,觉得无比的亲切。

????半肥半瘦的野猪肉逐渐被炙热的铁锅烘烤得蜷缩起来,不断有油脂冒出,滋润着锅底,一股炒肉的香味也从锅里飘了出来。

????越女寒香吸了吸鼻子,一脸满意的表情,对着身边一个女野人招手“拿些盐巴跟辣辣菜粉来。”

????辣辣菜粉是去年囤积的,还剩下一些。

????女野人麻利的拿来盐巴跟辣辣菜粉,递到越女寒香的手中。

????锅里的野猪肉已经炒得焦黄,锅底积了许多油脂,越女寒香取了些盐巴跟辣辣菜粉丢进大铁锅内,用木锅铲翻搅了几下,然后取了几只木碗,将炒好的野猪肉起锅,

????炒野猪肉的香味令在场的野人们个个垂涎欲滴。

????大祭司木木桑吉一脸诧异的瞧着自己的女人。

????没想到,自己的女人还能做出如此香的食物,闻着香,看着就觉得好吃。

????越女寒香觉察到大祭司看自己是,眼神十分诧异,她眼角一挑,十分得意。

????“我不会烤肉,但是我会炒菜,若是食材足够,调味料足够,我还能做出味道更美,香味更浓的菜。”

????大祭司相信她的话,淡淡的笑了笑,问“累不累?”

????越女寒香挥了挥手里的木锅铲,觉得自己精神抖擞。

????在屋舍里待了足足一个月,被大祭司养得膘肥体壮的,此刻似乎浑身都充满了力量。

????“我不累,桑吉,你抱着孩子,我再做一锅菜。”

????锅底还有许多猪油,若是不用,倒掉实在是可惜了。

????眼下正值春中,河岸上的苦蒿正发芽,长得茂盛。

????越女寒香便将木锅铲放下,准备去河边摘一些苦蒿回来。

????慕容九不知道她的打算,瞧她丢下木锅铲离开,便随口一问“寒香姐,你干什么去?”

????越女寒香停下脚步,对她招了招手“这段时间,河岸上的苦蒿长得好,铁锅里有炒肉流出来的油脂,我想去河岸摘一些苦蒿回来炒着吃。”

????木木玄皇跟几个男野人走过来,正好听到她跟慕容九说话。

????“越女寒香大首领,苦蒿还能当食物吃吗?”

????木木玄皇很好奇,先前,恐狼夜袭部落,他被恐狼咬伤,阿九用苦蒿给他治疗过伤口。

????几乎所有的野人都很好奇的将越女寒香盯着。

????有几个野人质疑的问。

????“苦蒿那种草又臭又苦,怎么吃呀?”

????“越女寒香大首领,咱们现在又不缺食物吃,为何要吃那又臭又苦的草。”

????以前,木木部落的野人也吃过草,但是那时缺乏食物,为了活命,他们不得不吃,而且一些族人吃了不知名的草,最后死了,所以在场的野人,都很抗拒用大莽荒之中的野草果腹。

????瞧大多数人都是一脸抗拒的表情,慕容九眉头皱了皱。

????人类不能永远只知道狩猎跟吃肉食,这样,如何进入农耕时代。

????“苦蒿不仅可以治疗伤口,还可以当成食物吃,而且不会很难吃,大莽荒之中的许多野草,野果,其实都可以成为我们人类的食物。”

????那些心怀抗拒的野人一下子将目光转到了慕容九的身上。

????“神女,以前缺乏食物,我们吃过大莽荒的野草跟野果,有的族人吃了野草跟野果后就死了。”

????“神女,那些东西太危险了,我们不敢再随随便便吃了。”

????……

????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慕容九很能理解这些野人的心情,只是木木部落必须逐步告别狩猎时代,进入农耕畜牧时代,不然随着大莽荒环境气候的变化,只靠狩猎为生,木木部落将很难延续发展。

????她深吸一口气,目光在众野人身上一扫,说“野草跟野果分两类,一类是有毒的,一类是无毒的,只要咱们吃的是无毒的那一类,就不会丢失生命,我跟越女寒香大首领会想办法,教大家如何区分有毒的野草跟野菜。”

????越女寒香前世出自中医世家,区分毒草毒果应该不是那么困难。

????“长在部落外小河岸上的苦蒿便是一种无毒的野草。”

????为了让野人们相信苦蒿不难吃,吃了苦蒿不会死人,慕容九将慕容乐交到木木阿兰的手中。

????至于慕容欢,小东西被木木阿真抱着。

????龙凤胎生得白白胖胖的,大眼睛黑得发亮,小嘴红嘟嘟的,部落里的年轻女野人都喜欢他们,r如今,慕容九根本就不愁没人给自己看娃。

????“阿兰,阿真,我跟寒香姐去河岸摘苦蒿,你们俩帮我看着乐儿跟欢儿。”

????两个女野人一脸欢喜的抱着襁褓。

????“神女,你去啊,我们会照顾好欢欢跟乐乐的。”

????“欢欢跟乐乐喜欢被我们抱着。”

????两个小家伙都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睛,待在木木阿兰跟木木阿真的怀里一点都不哭,大一点的哥哥慕容欢还对着木木阿真咿咿呀呀了两声。

????一个多月的孩子,竟然能咿咿呀呀发声了,惊呆了慕容九。

????见两个女野人将孩子照顾得很好,她便放心了,叫了两个女野人跟越女寒香一起去部落外的河岸上摘苦蒿。

????半个小时后,四人摘了许多鲜嫩的苦蒿,在河水里洗干净了,抬回部落。

????部落里篝火旺旺,气氛活跃。

????女野人们已经烤好了肉,炖了许多肉骨头汤,所有人都在部落中央的空地上坐着,等着开始庆祝筵席。

????大铁锅还架在土灶上,那些野猪肉熬出来的油脂还在。

????越女寒香吩咐一个男野人将炉火烧起来,铁锅升温,锅底的猪油被煮得发出嗤嗤声,便将鲜嫩的苦蒿丢进滚热的铁锅内,再用木锅铲快速的翻炒,加上一些盐巴跟辣辣菜粉末,快速的起锅。

????微风刮过,热气腾腾的猪油炝炒苦蒿散发着阵阵香味,苦蒿的清香跟猪油的香味混合在一起,十分诱人。

????------题外话------

????第一次用锅烹饪了